29年後再訪丹大林道!?

丹大林道這條布農族勝地,以及早年木業重鎮到台電東西電塔保修道路,經歷了921地震與無數風災的摧殘,塵封十多年後,終於在本週又開放電動輔助單車與有牌機車前往。

這中間又夾雜著原住民生計,山林開放政策,與各類休閒族群的愛恨糾葛,似乎都包圍著這條多災多難的台灣最長非鋪裝道路。

其實我對於這條林道,有著非常多美好又驚險的回憶。小學的時候因為家父是技術車(攀岩慢車)與Cross(林道越野車)以及四輪吉普車的愛好者,所以會社員小弟只要是假日都會被家父綁在貨車與吉普車上往深山裡走。

而丹大林道在大概29年前,約莫我小六國一的各開吉普車進去過兩次。印象很深刻,都住在海天寺對面的孫海招待所還曾經丟了一台從日本來買的收音機在海天寺門口,回去哭到不行。

單程長達50幾公里的惡劣路面,在非常古早沒有冷暖氣也沒有音響,且四輪都是貨車葉片懸吊難坐到不行的Jeep Wrangler 上面整整癲了三天,中間還常常要下來鏟路或是很驚險的通過狹窄的斷崖,但是途中壯麗的景色以及丹野農場甜到不行的高麗菜,至今仍是無法忘懷的回憶。

已經打定要再騎車上去一次,但是過往20幾年前的吉普車與越野車破壞布農族勝地的七彩湖的悲劇,以及柔腸寸斷的道路仍歷歷在目,人們還是得要學著與大自然與各種族群相處的道理啊。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